首頁>文藝苑>院子里有棵山茶(周芳)

院子里有棵山茶(周芳)

老宅的院子里有一顆山茶,從我記事起,它就挺立在那里,像一塊紀念碑,像一尊智者的雕像。

山茶樹四季常青,春天,它會開出素色的花,密密的娺一樹,最得外婆的心。

而我不然,年幼的我繞著樹轉圈,嘟起嘴,向外婆抱怨花的顏色太素太淺,那時的我鐘情于鮮艷的色彩,愛漂亮的外表。外婆笑了笑,摸了摸外孫女年幼的小腦袋,道:

是嗎?說不定你長大后,就會覺得它也很漂亮呢”。那時我并不明白外婆的意思,但也算接納了這棵未來的我會認為漂亮的樹。一年又一年,花開又花謝。春,外婆會摘下幾朵花,笑瞇瞇地別在我的頭上;夏,外婆抱著我坐在樹下,給我念“玉釵頭上風”;秋,山茶還青著,外婆就把我抱到樹上,看我嚇得不敢動,她站在樹下笑的像個孩子;冬,外婆陪我在山茶樹下堆雪人……

山茶和外婆相伴我走過一年又一年,后來我去了別的城市讀書,也會抽出空回來看看。山茶年年未變,而外婆,卻一點一點的老去。

這一次回家,我才真正的發現,外婆老了。

  她沒有精神去摘樹上的花,她沒有力氣將我抱起,她的眼睛花了,看不見書上的字,而這里,也好久不下雪了。

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

我抬頭看著山茶樹,這顆我長大了就會認為漂亮的樹,年年長青不老,陽光太過燦爛,刺的我閉上了眼睛。長大了就會覺得漂亮的樹嗎?

外婆拄著拐杖走過來,她著我,裂開快沒有牙齒的嘴笑道:“茶是江南的樹啊……”

而它現在卻在安穩地扎根于這一方江北小鎮。

我看著山茶樹,它又開了一樹素色的花,江南的居民,安安穩穩地扎根在江北,年年開一樹花……心中必有大歡喜吧。

我端詳這棵我兒時嫌棄無比的樹,卻發現上面處處有我的影子,陽光下,那些記憶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,花像玉一樣娺在樹上。

我踮腳,摘下一朵花。

我蹲下,將花輕輕別在外婆頭上:“別好看哦,外婆!”

外婆笑的眉不見眼,她摸了摸我的頭,雖然這腦袋已經不再年幼,她也不再年輕----

但是時針往回撥了,一下回到了我兒時的春天,她摸了摸我的頭,拉著我的手:“走,外婆念詩給你聽。”

她拉著我的手走過了十幾年。

我笑的燦爛,牽起外婆的手:“外婆,我待會兒讀詩給你聽。”

  現在該我牽著她,相伴走過好年華。(-周芳-)


欧冠半决赛